• <menu id="66166"><tt id="66166"><var id="66166"></var></tt></menu>
    <cite id="66166"><address id="66166"><small id="66166"></small></address></cite>
  • 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專家觀點 遲福林

    遲福林:以結構性政策與制度安排應對高齡少子化挑戰

    時間:2021-11-26 17:11 來源: 社會治理期刊

    ◆ 實行“選擇性退休”的實質是把退休年齡選擇的自主權交給個人,同時通過養老金調整機制強化對個人自主選擇“延遲退休”的有效激勵。在退休年齡、領取養老金的年齡、領取養老金的比例、繼續就業等方面,鼓勵根據自身情況自主選擇不同的退休年齡和養老金領取方案。通過選擇性退休的結構性政策和制度安排,使得個人自主選擇延遲退休成為常態,從而對緩解勞動力不足、推動人口數量紅利向人口質量紅利轉變起到明顯作用。

    ◆ 建立健全以“一老一小”為重點的人口服務體系,應進一步打破養老服務相關的行政與市場壁壘,盡快實現不同所有制養老機構在財政補貼、稅收、貸款、土地、人才、政府采購等政策,以及水、電、氣價格等方面的平等待遇;在養老和醫療領域引入國際先進標準,提高醫療和養老服務供給的質量;加大對社區養老服務的政策支持與財力投入力度;加大普惠性的托育服務供給,通過規劃引導、標準設置、稅收支持等政策和制度安排,引導社會力量發展安全、放心、有質量的托育服務新模式、新業態。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積極應對老齡化已經與科教興國、鄉村振興、健康中國等并列為最高層級的國家戰略。當前,中國經濟結構和社會結構的變化調整正處于關鍵節點。人口結構變化深刻影響著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進程。

    一、中國高齡少子化趨勢是不是已經“固化”?

    未來10年,中國仍將處于人口老齡化較快發展的階段,同時低生育率正在成為重大挑戰。當前,需要討論的是,這樣一個變化趨勢是不是已經“固化”?還是具有一定“動態”變化的空間?筆者認為,與日本、韓國等高齡少子已經“固化”的趨勢有所不同,中國的高齡少子化趨勢仍有動態變化的某些特點。主要表現在,相當一部分群體有生育二胎、三胎的意愿,但是養育成本逐年加大帶來“生不起”的突出矛盾。如果未來10年至20年,通過有效的社會政策,如延退政策,使延遲退休年齡常態化,同時采取生育、養育、教育等一攬子的結構性支持政策和制度安排,中國高齡少子化的趨勢有可能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

    二、應對高齡少子化的關鍵在于相應的結構性政策與制度安排

    一是退休政策與制度安排。2021年,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提出“選擇性退休”的政策建議,即以延遲退休為目標,在一定年齡區間內由個人自主選擇退休年齡。挪威“選擇性延退”政策把“選擇性”和“普惠性”有機結合,兼顧了公平與效率。實行“選擇性退休”的實質是把退休年齡選擇的自主權交給個人,同時通過養老金調整機制強化對個人自主選擇“延遲退休”的有效激勵。在退休年齡、領取養老金的年齡、領取養老金的比例、繼續就業等方面,鼓勵根據自身情況自主選擇不同的退休年齡和養老金領取方案。通過選擇性退休的結構性政策和制度安排,使得個人自主選擇延遲退休成為常態,從而對緩解勞動力不足、推動人口數量紅利向人口質量紅利轉變起到明顯作用。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提出“選擇性退休”的建議,得到了決策層的重視,并產生了積極影響。

    二是支持生育、養育、教育的結構性政策與制度安排。例如,逐步實行產假、陪產假、孕產婦醫保、產科和兒科醫護、孕期和哺乳期婦女彈性工作制、學前教育等鼓勵生育的政策,并加快探索建立生育家庭稅收減免等長效激勵制度。同時,通過托育補貼、對雇傭育齡婦女在產假、育兒假期間產生的綜合成本給予稅收抵扣等企業稅收支持、加強婦女兒童權益保護、提高基礎教育均等化水平等結構性政策,提高家庭的生育意愿和養育教育能力。若這些結構性政策出臺,給“不是不愿生,而是生不起”的群體以保障,將對提高生育率產生積極影響。

    三是實行積極就業的結構性政策與制度安排。比如,借鑒挪威立法保障老年人就業的經驗,為促進老年人就業提供立法保障,并為老年勞動者就業提供良好的政策環境和社會環境。

    三、如何建立健全以“一老一小”為重點的人口服務體系

    以“一老一小”為重點完善人口服務體系,發展普惠托育和基本養老服務體系,已成為中國的國家戰略之一。從現實看,完善人口服務體系,需要進一步加快以養老服務為重點的服務業市場開放。人口老齡化進程的加快,帶來“銀發經濟”產業發展的巨大空間。但是,中國養老產品和服務供給總量嚴重不足、結構不合理、水平不高的矛盾相當突出。目前,雖然已出臺相關政策,但實施力度不夠。從實際看,應進一步打破養老服務相關的行政與市場壁壘,盡快實現不同所有制養老機構在財政補貼、稅收、貸款、土地、人才、政府采購等政策,以及水、電、氣價格等方面的平等待遇;在養老和醫療領域引入國際先進標準,提高醫療和養老服務供給的質量;加大對社區養老服務的政策支持與財力投入力度;加大普惠性的托育服務供給,通過規劃引導、標準設置、稅收支持等政策和制度安排,引導社會力量發展安全、放心、有質量的托育服務新模式、新業態。

    首頁
    相關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