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66166"><tt id="66166"><var id="66166"></var></tt></menu>
    <cite id="66166"><address id="66166"><small id="66166"></small></address></cite>
  • 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專家觀點 遲福林

    遲福林: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大市場

    時間:2021-11-26 17:13 來源: 今日海南

    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大市場

    文 | 遲福林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向首屆中國國際消費品博覽會的賀信中指出,“中國愿發揮海南自由貿易港全面深化改革和試驗最高水平開放政策的優勢,深化雙邊、多邊、區域合作,同各方一道,攜手共創人類更加美好的未來。”在不久前召開的第四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習近平主席強調,“中國將堅定不移推動高水平開放”“在自由貿易試驗區和海南自由貿易港做好高水平開放壓力測試”。

    打造成為引領我國新時代對外開放的鮮明旗幟和重要開放門戶,是中央建立海南自貿港的戰略目標。筆者認為,實現這個戰略目標的關鍵之舉是在海南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

    1 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大市場

    建立面向東盟區域性市場的意義。一方面,面對經濟全球化逆潮挑戰,面對各方促進疫后經濟復蘇、聯動發展的共同需求,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有利于加強海南自貿港與東盟國家的經貿合作與人文交流。另一方面,東盟日益成為中美戰略競爭的利益交匯點,海南加快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將在實現國家建設海南自貿港的戰略目標、服務國家戰略全局中發揮獨特作用。

    建立面向東盟區域性市場的全局作用。未來5-10年,中國14億人口的巨大內需市場潛力釋放將為包括東盟國家在內的全球經濟注入重要動力。當前,東盟已成為全球最具活力、最有潛力的市場之一。2014-2019年,東盟GDP年均增長5%左右,遠高于世界2.9%、歐盟2.1%的增速。在海南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就是要充分發揮其在連接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中的重要樞紐、重要交匯點的獨特作用。

    建立面向東盟區域性市場的重大影響。2020年,海南與東盟貿易額為34.3億美元,僅占我國與東盟貿易額的0.5%。適應東盟市場在我國開放發展中的地位日益提升的大趨勢,吸引人流、物流、資金流,做大海南經濟流量,關鍵之舉在于盡快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到2030年,若我國與東盟貿易額以及直接投資有20%左右在海南實現,將帶來1400億美元的貨物流與近50億美元的資金流,在明顯提升海南經濟流量的同時,也將使東盟成為海南自貿港的重要經濟腹地,并為吸引國內外各類總部型企業集聚海南并開展相關業務形成“決定性”影響。

    加強與東盟國家的經貿合作

    RCEP生效將為海南自貿港與東盟國家經貿合作提供“窗口機遇期”。一是強化海南區位優勢。從RCEP成員國地理分布看,海南位于成員國中心,向北通過海陸空與中國內地緊密相連;通過航空和海運與東亞兩國、東盟10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便捷連接。作為中國的重要開放門戶,東亞、東南亞各國都在海南4小時飛行圈內,澳大利亞也在海南8小時飛行圈內。二是為海南構建面向東盟的產業鏈供應鏈提供重要契機。近年來,海南與RCEP國家間貿易占比穩定在40%以上,其中與東盟國家間的貿易占比穩定在25%左右。RCEP生效后,海南將成為我國唯一一個三元供應鏈都可以實現“零關稅”的地區,對豐富海南產業結構、促進產業升級、穩定供應鏈區域布局具有重要意義。三是為構建區域內統一大市場提供更高水平制度保障。例如,海南可利用政策優勢吸引國內高水平企業“走出去”,也可以積極吸引包括東盟及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等國先進企業,促進國內產業轉型升級。四是為海南自貿港高水平開放帶來倒逼壓力。例如,在服務貿易領域,中國在RCEP中承諾6年內將實現服務貿易開放由正面清單向負面清單的過渡,這就需要海南自貿港在6年內以更大力度開展服務貿易開放探索,為我國全面實行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提供標桿。

    將海南自貿港打造成為中國與東盟經貿合作的交匯點。一是打造成為中國與東盟區域市場的連接點。海南應充分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吸引國際資本,在農業、旅游、健康醫療、金融保險、文化娛樂、航運物流、免稅購物、高新技術等領域市場開放上先走一步,盡快形成海南區域合作中的突出優勢。二是打造成為我國與東盟企業“引進來”“走出去”的重要平臺。用足用好自貿港特殊政策,大力發展高技術、高附加值的高端制造業;吸引更多的東盟區域內高質量企業來瓊投資,將島內具有突出比較優勢的產能轉移至區域內其他國家,聯手打造分工合理、穩定安全的區域性產業鏈與供應鏈。三是打造成為中國與東盟商品與要素雙向流動的“大通道”。依托海南地處我國面向東盟的最前沿以及背靠超大規模國內市場和腹地經濟等優勢,強化物流體系建設及與東盟國家口岸間的協調合作,提升海南自貿港在中國—東盟跨境供應鏈的促進、服務作用。積極吸引國內外跨境要素在海南自貿港內中轉、交易、配置、集聚,提升海南自貿港在中國—東盟產業鏈、價值鏈、創新鏈的服務管理功能。四是打造成為我國與東盟區域性國際人文交流中心。實行更加開放的人才和停居留政策,全方位開展與泛南海國家和地區人文交流活動,構建官民并舉、多方參與的人文交流機制,建設區域性人文交流中心。

    實現建立面向東盟區域性市場的重要突破

    一是依托國內旅游消費大市場,建立面向東盟的雙邊、多邊旅游經濟合作網絡。加快三亞國際郵輪母港建設,開通面向東盟國家的郵輪航線;在新冠肺炎疫情穩定的情況下,爭取中央相關方面支持,率先與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等國家開展郵輪旅游、濱海度假、海洋公園、海島娛樂等形式的海洋旅游合作,構建雙邊、多邊旅游合作網絡;充分利用近期中央賦予海南的特殊開放政策,爭取中央支持并協調與中國香港共建旅游消費產業鏈,使海南盡快成為面向國內及東盟的中高端免稅購物消費、醫美消費、文化娛樂消費等主要承接地。

    二是在海南建立面向東盟的熱帶農產品保鮮、加工、儲藏、出口基地。發揮“原產地”政策優勢,通過零關稅和原產地政策進口東南亞國家的農產品在海南進行精深加工,使產品增值30%以上再免關稅進入內地;利用海南自貿港低稅率政策,吸引國內外龍頭企業建立一批集加工、包裝、保鮮、物流、研發、示范、服務等相互融合和全產業鏈的農業產業化項目,在明顯提升海南熱帶農業競爭優勢的同時,形成對東南亞熱帶農業的影響力和輻射力。

    三是依托特殊的開放政策,建立面向東盟的各類交易市場。建立以天然橡膠為重點的熱帶農產品交易所。2019年,我國橡膠消費量占全球的40%。建議積極爭取證監會支持在海南建立天然橡膠交易所,為東盟國家提供交易、交割、定價、結算、風控等一站式服務,使海南成為區域性天然橡膠的交易與定價中心。由此,帶動形成覆蓋熱帶農產品種類的期貨現貨交易所,服務全球熱帶農業中心建設。建立海南國際文物藝術品交易中心。據測算,目前,我國可進一步挖掘的藝術品投資市場潛在需求約為2萬億元,是目前我國藝術品市場總成交額的4-5倍。海南應抓住建設國際文物藝術品交易中心的重大機遇,依托自貿港低稅率政策,引入藝術品行業的展覽、交易、拍賣等國際規則,加快建立中國海南國際文物藝術品交易中心,吸引國內外知名拍賣機構及投資者在交易中心開展業務。支持海南建立區域性知識產權交易市場。爭取中央支持在海南全面適用《新加坡公約》等國際高標準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建立區域性知識產權交易所,積極吸引東盟國家的知識產權在海南開展定價、交易、融資等服務,并推動知識產權在海南或內地成果轉化,以此吸引更多創新要素在海南集聚。研究在海南創建國際數據交易市場。依托中央賦予海南跨境數據安全有序流動的政策優勢,研究建立面向東盟的數據交易所,開展數字版權確權、估價、交易、結算交付、安全保障、數據資產管理等服務,并爭取中央支持賦予海南更加開放的跨境數據流動政策等。建立區域性碳交易市場。預計2021年,我國碳交易市場成交量將達到2.5億噸,為2020年各個試點交易所交易總量的3倍。建議建立海南碳匯交易市場,加強與國際碳匯交易市場的合作,完善信息共享與溝通機制,助力區域內綠色發展。建立區域性航運交易市場。對標新加坡管理服務標準,在洋浦籌建集航運資訊、航運交易、航運金融等功能于一體的泛南海航運交易所。打造航運服務要素集聚平臺,重點發展航運金融、航運信息服務、船舶交易、海事訴訟與仲裁等高附加值環節,構建高效的現代航運服務體系。

    四是在海南籌建區域性金融市場。一方面,利用“支持符合條件的海南企業首發上市”政策,在海南建立面向“一帶一路”的國際資本市場。建議出臺實施該項政策的行動方案,并使之盡快落地。由此,吸引有關國家尤其是東盟國家高成長性的企業進島掛牌,打造對外投資便捷通道,服務包括東盟在內的企業投融資需求。吸引內外金融機構和金融人才集聚海南,建設區域性金融總部基地,探索資本市場運作新模式。另一方面,利用“探索開展跨境資產管理業務試點”政策,在海南建立區域性的離岸財富管理中心。建議利用海南自貿港的金融開放政策以及FT賬戶,盡快開展個人跨境財富管理試點。這既有需求,也有可操作性。積極爭取中央相關部委支持,允許歐美知名理財公司在海南以獨資、合資、合作等形式開辦私人銀行等財富管理機構。允許在FT賬戶內自由投資境外市場。條件成熟時,建立面向國內市場與東盟市場的離岸財富管理中心。

    區域性市場的政策需求與制度創新

    一是盡快將原產地政策具體化、法律化。原產地政策的計算標準不具體,將降低企業對該項政策的利用率。例如,我國簽訂的中智、中巴、中國—新西蘭、RCEP等自貿協定中均使用累積計算規則。如果海南加工增值30%不適用累積規則,則該政策對東盟等與中國有自貿協定的國家吸引力不強。建議出臺《海南自由貿易港原產地認定辦法》,在明確“加工增值超過30%”計算公式的基礎上,進一步明確在東南亞區域內的累積原則和加工工序認定標準。

    二是以完善支持政策為重點鼓勵企業“走出去”。出臺相關支持政策。例如,針對“走出去”企業,設立海南自貿港對外投資基金;實行更加靈活的原產地政策,對在海南研發設計,在東盟國家生產、加工的產品,經海南進入內地免征進口關稅。落實所得稅政策。例如,可適當放寬“新增境外直接投資取得的所得,免征企業所得稅”政策;對總部設在海南、主要業務在東盟國家的相關企業人才,建議將其在東盟國家開展商務活動的時間視為在海南居住時間,以此突破居住滿183天的限制,享受最高不超過15%的個人所得稅政策等。

    三是以專業、高效、便利為目標構建區域性市場的服務體系。建議成立法定機構性質的區域性市場開發管理局,專門負責區域性市場建設與區域性總部企業的服務管理,并實行企業化管理、市場化運作、目標績效考核。在海南設立融資性金融機構,為“走出去”企業開展“信保+擔保”融資,助力企業“走出去”參與區域產業鏈調整。以社會組織為平臺建立企業“走出去”服務聯盟,吸引專業的擔保機構、會計與律師事務所、投資咨詢公司、資產評估公司等企業入駐,對走向東盟的企業提供一攬子專業服務。強化“走出去”企業的規范管理,鼓勵企業按照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ESG)行為準則“走出去”與東盟開展投資合作。

    【作者系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研究院院長、海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首頁
    相關
    頂部